通信人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Male不在线
sdf

军衔等级:

  中校

注册时间:
2007-2-25
41#
发表于 2018-8-13 08:05:02 |只看该作者
  10.4G之争
  周末的饭局我如约而至,照着以前,还得考虑酒啊,水啊;车啊,接啊。这次我还略微纠结了一会,最后决定不画蛇添足,当个真正的客人。人倒不是多,加上李家嫂子也就刚好9个人,坐下聊了一会,才知道有财政厅的巡视员田富江,联通公司审计部的负责人赵如海,还有移动公司安全部的总经理牛莉等等,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而我还是小张,却成了多年的小兄弟。
  等坐下多聊了一会,才知道,这次准确地说,是同学聚会。赵如海和牛莉以及D市联通总经理崔浩都是李的南邮同学,田厅长和五中刘德成校长是他的高中同学,只有我是一介游民。
  搞笑的是,大家本来只是聊聊形势,以及同学XX和小乙如何如何,一会就转到运营商的话题,无论谁,都是义愤的样子,说:你看看人家石油,看看人家银行和保险,没见着谁比咱日子苦的……之前我和小主管们喝酒的时候也听到过这样论调,没想到,上层的领导也逃不脱。既然如此,那么究竟谁才能真正做得了主?是王晓初巡抚,还是尚冰大人?就不得而知了。不过还是李副总看得明白,小结似的说:还不是因为“官本位”和KPI?!我心里其实更同意第一点,运营商这么多年,尤其是一些领导,不像个商人,更愿意把自己当成了“官”。
  不管他们在说谁的流量价格卖成白菜,谁又挑起新一轮之争,其实我作为一个消费者还是感觉现在的流量确实好用多了,尤其是4G之后,以及三家发力于宽带接入与光改行动。说起来也怪,以前几十兆也够用,现在买的赠的不停变着花样,流量翻了几十倍,也没觉得多。要是谁家自来水也这么用,不开洗浴中心么?
  还没等到上半年报告出来,4G 用户数的迅猛增长就首次突破10亿户大关,我想没有哪个行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影响和对百姓的生活会如此重要,按理来说,无论运营商,还是产业链上的我们这些小厂家应该是最大的受益者,可事实呢,我们日子真的不太好过。我们盼望着能带来巨大投入的5G。
  其实从今年年初以来,我们办事处负责移动的商务总监裴琳就跟我反馈,移动公司业务扩容需求迅猛,让我找公司反馈,他们也要新政策,这也和现有超过6成的4G用户在移动网内的信息相匹配。尽管中国电信连续几个月4G净增用户保持第一,但从未妨碍移动公司的“霸主”地位。反倒是最早开辟与互联网企业合作互联网卡道路的中国联通名声巨大,一提“腾讯大王卡”、“阿里宝卡”,尤其年轻人没有不知晓的,但此类客户的稳定性以及随着漫游费取消以及友商同类产品的跟进,真正的受益多少,我想他们自己更清楚。
  联通的赵如海刚说到他们的互联网套餐迅速占领半壁江山,就被崔莉玩笑着反问道:那你们挣钱么?气氛好尴尬。还是李家嫂子打了圆场,说:你们这些人,一天到晚就知道讨论业务,说用户发展,好像我们不用手机就活不了似的。当年我们没有电话,日子不也过得挺好?!来,动动筷子。
既然如此,大家就不好意思再纠缠那些。
  饭桌上永远没有一个固定的话题,当说到万科和碧桂园又在东城区争一个地盘时,我们自然又去探讨最近疯长的房价以及投哪个楼盘更有意义。一顿饭吃到了四点半。
  周一一上班,财务李晓玲就过来跟我反映,移动的T项目的回款与我们的考核直接挂钩,15天内仍没有回款,办事处季度奖全部停发,其他再看。


  2018.08.13 7:50

已有 1 人评分经验 家园币 理由
家园副管06 + 30 + 30 感谢分享!

总评分: 经验 + 30  家园币 + 30   查看全部评分

军衔等级:

  管理员

注册时间:
2004-12-17

爱心徽章,2010年为家园助学活动奉献爱心纪念徽章

42#
发表于 2018-8-15 13:20:00 |只看该作者

http://www.iphone49.com/thread-1041825-1-1.html
欢迎大家加入家园运营商群组

军衔等级:

  新兵

注册时间:
2017-8-31
43#
发表于 2018-8-17 18:46:05 来自手机 |只看该作者
写的好,希望楼主能一直坚持下去

军衔等级:

  新兵

注册时间:
2013-3-14
44#
发表于 2018-8-21 09:08:04 |只看该作者
期待楼主更新啊

Male不在线
sdf

军衔等级:

  中校

注册时间:
2007-2-25
45#
发表于 2018-9-3 23:16:23 |只看该作者
  11.追款
  我不能眼看着大家拿着点养家糊口的钱还要被扣。可是在H省的事,我不牵头又能怎样。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这个小当家的,也终于弄明白了一件事,很多企业并不是老板想着什么时候能把钱挣够,只是被周边的兄弟们的情谊“挟持”着往前走呢。你若想着别人往常给你抬轿子,你四平八稳了过着日子,到了该抛头露面的,自然不可推辞。当年我做销售时,除了自己负责的行业,谁还管过那么多。
  中午,我把负责移动公司的总监孙铁良叫到办公室,也没给他好脸色。和他说到问题的严重性,批评他工作的不力。重要的是得了解事情的进展,要定向梳理管理层的关系。其实,和移动合作的前几年里,总体关系还是不错的。那时,他们财大气粗加上处长们权力很大,基本不会有滞后的回款。如果不是新任的财务部总经理章德山找了点事,事情或许要好办的多。我也知道孙铁良没少花心思,但每次都能从财务那里找到点不同的理由,至于钱么,一句话:等一等。
  记得今年3月份章德山刚上任那会,我还托网络部胡德月的关系约着小坐了一茬,能到场算是给了面子,后面去他办公室两次,也是不咸不淡。所以即便我再去找他,估计效果也不会太大。而且他又是老大直接分管,别人的话自然听不进去。
  最后,我还是决定去找分管建设的副总理钱冠文,虽然他不分管财务,但怎么着也得给个面子吧。周二一大早,我就提着陈年普洱去找钱总,几句寒暄,说明来意,一番诉苦,就差孙铁良在旁边抹眼泪了。钱总倒是理解,马上把章德山的副手胡静叫来询问,她含糊了半天,我也没听懂说啥。还是等她走了之后,钱总“翻译”一下:章德山根据领导的要求,对最近几笔较大的回款需要进行贴息,给我们定了6.5个点,而且不给票据,账务自己去处理,只有关键的几个人知晓。玩了半天的游戏,原来名字叫:你猜猜,我想干什么?
  折腾了一番,我才感觉我的情商是负值了,这么简单的玩法我居然没猜出来。但这事又超出了我的权限,只好单独请示公司分管H省的赵海新副总经理。话说到这份上,又期盼着未来的合作,又哪能不同意呢。我只好悄悄起草一个说明,编了个理由盖上办事处的章子发回集团,由孙总等签字,这事好歹就这么办了。
  当期700万回款果然没到一周就到账了,至于是按坏账处理还是营业外支出,我就不管了。办事处的季度奖还是按时发了。当然在市场部,新来的两个小姑娘对孙铁良总监的能力刮目相看,可他哪敢说实话,只能呵呵而过。
  最让我恼火的是,集团公司财务部的副总王浩然居然在次月月度分析会上,除了夸奖自己能耐。还说:如果不给H省及中南几个大省压力,谁知道他们把欠款拖到什么时候呢?!
  当然这话传到我耳朵里时已是几天之后,但总觉不爽,真把我惹急了,就让几十号人集体到你那静坐,看你还横不?!


  2018.09.03 22:45

军衔等级:

  上尉

注册时间:
2013-12-31
46#
发表于 2018-9-4 10:51:08 |只看该作者
拭目以待~

军衔等级:

  副版主

注册时间:
2014-12-31
47#
发表于 2018-9-4 13:37:35 |只看该作者
继续跟踪阅读,期待继续更新,赞楼主!

军衔等级:

  少校

注册时间:
2008-3-4
48#
发表于 2018-9-5 11:49:57 |只看该作者
mark!!!

Male不在线
sdf

军衔等级:

  中校

注册时间:
2007-2-25
49#
发表于 2018-9-6 21:10:54 |只看该作者
  12.冲突
  周三晚上我出面接待了一下通管局赵小鹏从西安来的两位同学,找了个特色餐馆认真地喝了一茬。结果头大舌头哆嗦的赵主任还没尽兴,又力邀我们去唱歌。回到家半夜12点半,一晚上白加啤,头晕得厉害,脸都没洗就躺在沙发上昏睡过去,迷迷糊糊地听到电话在振动,老是以为是梦中的场景,没太理。但电话依旧执着地振动着,恍然醒来,一看是服务总监黎康的号码,就接了起来。
  “张总,不好了,我们的人被人打了!……”我一个激灵,一下子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怎么回事,你慢慢说。”我睡意全无,赶紧问道。
  从他紧张、断续的描述中,我终于理出了个大概:我们两名服务工程师跟随T市移动的三个人以及两名司机在位于某4A级景区内的E基站上搞网络割接,院子里的一帮搞旅游餐厅的租户嫌弃敲门声吵闹和动静大,破口大骂,搞技术的人又很较真,几句不合便发生冲突。结果一刻钟后,正在基站忙调测的他们就被十几个人围上来,用木棍和铁棒一阵乱打,其中三个人伤势严重,已经送医院了。虽然派出所出面,但一大晚的,那些人四散逃开,谁还记得谁呢。
  听完他的叙说,我让他一面与T市移动公司的总经理巩立冲联系,让他赶紧去现场与派出所协调,无论如何首先让伤员得到最好的救治。同时我也赶紧起身,乘坐公司车辆看望正被就近送往G县人民医院几位工程师。等到一个半小时后,我赶到90公里外的病房时,差不多已经安排妥当了。张帆的头被打破了,右眼青紫;李洋春前门牙磕了,背部愣是被铁棍打开了花,紫黑的血迹糊满衣服。移动公司小李的胳膊也骨折了,若非亲见,我真是不敢相信这哪是一般人所为,下手太狠了。唯一庆幸的是都是年轻人的身板,暂时还没有直接的生命危险,而且都已经输上了液。我心里感叹着:都是一帮做技术的,何苦还遭受这等罪呀。我认真看着这帮稚嫩的脸庞,只能用力握住他们的手,算是鼓励,此时太多的言语都显多余。安顿好他们,我和T市分管网络的副总白景礼又与主管医生沟通、嘱咐了一番。
  回到住处时,天已大亮,我忽然感觉头开始剧痛,得小睡一会。中午的时候,各方消息汇总了,这事还惊动了省公司的领导,连钱副总也亲自打电话过来安慰我。并说到:早些年,基站的建设还是得到许多人盼望和理解,后来三家业务竞争,大规模建设开始,形势变了。除了租费日渐增长外,在维护方面的配合,产权纠纷,所谓的“电磁辐射”等所引起的纠纷也是逐年增多;前两年虽然大部分基站交给了铁塔公司,但是有宽带设备及核心交换机的站点还得自己维护,碰到这些事,他们也很头疼。就昨晚的事,已经委托T市公安局的刘局长去调查清楚,一定要严加惩罚,并已上报了省通信管理局。我只能表示感谢。其实真正应该受到关心的是那些一线的工程师们。
  说实话,这也是我任办事处主任以来碰到的第一茬,过去看一分pk10说不同运营商在小区、校园摆摊设点有斗嘴、冲突的,但搞技术也会有生命危险是我所没想到的,但愿只是个案。
  接下来的周例会上,我把此事件当成一个重点来分析和交代,除了住院的两人,服务团队的全员参加,这事必须重视。
  2018.09.06 20:45

军衔等级:

  新兵

注册时间:
2018-5-22
50#
发表于 2018-9-7 15:35:04 |只看该作者
写的不错,

军衔等级:

  列兵

注册时间:
2017-10-25
51#
发表于 2018-9-10 11:29:27 |只看该作者
不错,实战经验学习

Male不在线
sdf

军衔等级:

  中校

注册时间:
2007-2-25
52#
发表于 2018-9-27 18:54:15 |只看该作者
  13.下乡
  事情总算告一段落,年轻的工程师们旺盛的生命力让他们在医院呆了刚过一周就急着出院。公安那边也有了些眉目,将为首的两个人找到拘留十天,餐厅的老板出面找了中间人来调解,赔偿了一万多药费。移动那边也给了些慰问。时间真是个好东西,几周之后就将血迹洗刷了个干净。
  6月中旬,我忽然接到通知,电信的李培华副总要去7个地市调研4G扩容的事,路线也设计为一个环线,历时10天,不走回头路。奇怪的是居然点名要我陪着走一趟,除了受宠若惊,心里也敲开了小鼓,这当下明着带着设备厂家去的可不多呀。
  约定了周一上午一起出发,虽然只有我一个人,还是带了公司的车,因为运行维护部的总经理耿占奎的和一名主管要和我同乘一辆车。第一站自然是网络规模比较大的D市,你还别说,李副总工作起来也是认真的要命,沿途70多公里,圈点了5、6个站和一个交换节点,考虑要去基站现场,我们只能走缓慢的国道,加上沿途的停留,中午12点半了,我们还在第三个站上转悠,D市的总经理胡富国一个劲地给半道上就迎接并且陪同的副总李默然打电话,催着赶紧到A县酒店吃工作餐。
  饭桌上虽然没有上酒,但气泡葡萄汁却是开了一溜。一开始我就知趣地坐到上菜的位置,结果愣是被李副总安排到胡富国旁边,边招呼我边说道:“你看,一季度XX系统扩容,亏得z公司张总协调,为在你们市举办的农博会做了保障,也是立了功的”。我只好红着脸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兴许是没有酒精度的缘故,抑或天气太热,我看胡总带着他的两个副手频频给李副总敬酒。李总每次只抿一小口,而胡总总是一仰脖子杯底朝天。一中午,菜没见吃几口,倒是灌了一肚子水。等吃完饭,已是下午4点。李副总又执意去看了胡家庄的二干机房,他一再强调:各地市要提高4G网络覆盖率,优化用户体验,为流量业务快速发展做好网络支撑;同时也要为即将启动的5G试验网做好筹划。
  一天的奔波终于告一段落,我们就住在G县的红星宾馆。李默然领着工程师等一干人去了县分公司的食堂。而胡富国早就在华天大酒店安排好了一场晚宴,邀请了G县的丁县长和县政府办公室陈主任;说谈智慧城市也好,说感情联络也成,反正一桌人坐下来,倒是聊得一片开心,一整箱的白酒也喝了个干净。
  接下来的四天,好像几个地市都是提前说好的,大致这么个流程,一边看网络,晚上和当地领导的沟通、吃饭。
  到了第五天,李副总谢绝了Y市总经理王伟的安排,说今天晚上只和员工代表坐一坐,他自从Y市总经理位置上离开已经6-7年了,很想念大家。于是饭只能安排在食堂,而王总拎出5斤装的塑料壶,说是他自己买的散酒,又不违反“八项规定”,只是调节一下气氛,李副总没有拒绝。我第一口便尝出了是蓝洋河,至于是天之蓝还是海之蓝,我就猜不出来了。聊着天,喝着茶,就着小酒,时间飞快。看着大伙有挨个敬酒的趋势,李总终于发话了:谁敬,先喝半高脚杯,这才将蓄谋已久的车轮战压住了。酒至正酣,李副总接过一个短发员工的话头“很多大学生都不是本地人,业余生活单调”,转头对我说:“张总来之前就想着帮大家解决点实际困难,对不对?”接着又说:“z公司对Y市分公司将赠送一套家庭影院装备;每个县分公司按照84寸背投考虑”。虽然之前李总没有和我做过沟通,但在这样的场合,这个脸面我还是要的。“下周我就安排办妥”,我也爽朗地应答道。
  后面几天,我在李副总的安排下,还送出了两张斯诺克球桌以及十几台净水器以及七八台电视。
  在回来的路上,李副总拍拍我的肩膀说:“小张,我可是帮你送了礼,至于串没串好这帮亲戚们就看你自己的了”。

  2018.09.27 18:45

军衔等级:

  新兵

注册时间:
2016-9-29
53#
发表于 2018-10-16 15:31:46 |只看该作者
期待继续更新

军衔等级:

  新兵

注册时间:
2018-3-3
54#
发表于 2018-10-22 10:22:52 |只看该作者
您好,我是一个研二的通信专业的学生,在通信和互联网方向之间犹豫。国内通信行业情况是不容乐观还是有希望的?实际情况真的如您的通信商战实录如此复杂吗,还是更加复杂?谢谢,期待您的指导

点评

别再谢谢惠顾  你做什么都是很复杂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1-27 10:14

军衔等级:

  新兵

注册时间:
2018-7-2
55#
发表于 2018-11-2 16:37:12 |只看该作者
坐等更新!楼主加油!

军衔等级:

  下士

注册时间:
2018-8-27
56#
发表于 2018-11-12 15:54:34 |只看该作者
还有没有?继续更新呀

军衔等级:

  新兵

注册时间:
2018-3-12
57#
发表于 2018-11-14 15:20:36 |只看该作者
文采不错!

军衔等级:

  列兵

注册时间:
2013-8-14
58#
发表于 2018-11-27 10:14:14 |只看该作者
cheng_yi_chen 发表于 2018-10-22 10:22
您好,我是一个研二的通信专业的学生,在通信和互联网方向之间犹豫。国内通信行业情况是不容乐观还是有希望 ...

你做什么都是很复杂的

军衔等级:

  上士

注册时间:
2016-11-23
59#
发表于 2018-12-8 10:26:53 |只看该作者
持续关注

军衔等级:

  新兵

注册时间:
2018-12-20
60#
发表于 2018-12-20 17:53:00 |只看该作者
coolfire20 发表于 2018-7-2 19:56
看文中的级别,工信厅副厅平调通管局局长,应该是副厅级单位吧?

正厅级,不打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GMT+8, 2019-4-26 16:34 , Processed in 0.078124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 1999-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